快捷搜索:  

用真情垫高山里孩子的人生

若给71岁的(de)孙宁生画一张人(ren)生轨迹图,教书育人(ren)是(shi)一直不变的(de)方向。

恢复高考的(de)第二年,孙宁生以当地文科状元的(de)身份考入南京师范大学。毕业后,他(ta)如愿成为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(以下简称“南师附中”)的(de)一名地理教师。从此,他(ta)心心念念地把守护学生当成一生的(de)追求。

2011年初,29年的(de)执教生涯结束,退休的(de)第二天,孙宁生就背上行囊,来到乌蒙山脚下的(de)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茨营中学,开启了12年的(de)支教生涯。

“大山里的(de)孩子,看不到山外面,我(wo)要到那里去托举他(ta)们(men),垫高孩子们(men)的(de)人(ren)生,站得高才能看得远”。

茨营中学的(de)教学楼上写着这样一句话——读书垫高人(ren)生高度。这句孙宁生个人(ren)的(de)感悟,变成了全校师生的(de)座右铭。

2021年,孙宁生荣获“云南省道德模范”称号。一提到孙宁生,茨营中学校长赵小郭竖起大拇指:“12年来,无论对(dui)学生,对(dui)教师,还是(shi)对(dui)学校,甚至对(dui)茨营的(de)群众,孙宁生老师都很无私,心里没有自己,全都装着别人(ren),大家都很佩服他(ta)。他(ta)具有榜样的(de)力量,凝聚着全校的(de)人(ren)心,无论从人(ren)品上、人(ren)格上,他(ta)都是(shi)一座丰碑!”

初心所系:

燃烛光照亮心灵

今年8月28日,茨营中学初一新生报到。孙宁生找到班主任,要到了这批学生中脱贫户的(de)名单——8人(ren)。“去年是(shi)17人(ren),今年又少了,脱贫摘帽后,这几年农民的(de)生活确实越来越好(hao)了!”他(ta)笑着说。

8个人(ren),孙宁生认真地写进资助名单里,又从抽屉里取出800元,作为9月新增的(de)资助经费,装入一个大信封中。

掰着手指一算,12年间,孙宁生直接或间接经济资助的(de)困难学子多达322人(ren),其中还有9名孤儿,资助金额近百万元。

孙宁生早就有资助贫困学子的(de)打算。2011年茨营还没有“建(jian)档立卡贫困户”之说,他(ta)就向班主任们(men)打听,有300多名学生说自己家境贫寒,而当时孙宁生的(de)退休金,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只是(shi)杯水车薪。他(ta)要来贫困学生名单,利用双休日挨家挨户走访,梳理出最需要资助的(de)孩子。

山路崎岖,又不通车,纯靠一双脚板丈量土地。每逢开学,孙宁生就会带着地图,揣上指南针、一袋饼干和一壶水,跋山涉水走访困难学子名单上每一个孩子的(de)家。茨营中学海拔1860米,最远的(de)哈马寨海拔3200米,一走就是(shi)半天,但在孙宁生看来,心中有信念,再高的(de)山都在脚下。

2011年8月,孙宁生确定了首批95名品学兼优、家庭困难的(de)学生正式成为资助对(dui)象,每人(ren)每月100元生活费。贾文娟是(shi)孙宁生首批资助对(dui)象之一。

走访到贾文娟家,瞅着刚到家的(de)贾文娟,瘦小的(de)个头,驼着背,孙宁生心疼不已,“文娟以后的(de)生活费和学费我(wo)来承担!”贾母连说不行:“两个姐姐的(de)学费都是(shi)您帮忙解决的(de),怎么能让您再劳神?”

孙宁生安抚道:“我(wo)没有孙女,贾文娟就是(shi)我(wo)的(de)孙女,爷爷为孙女花钱不是(shi)天经地义吗?”

贾文娟上初中时,考试经常不及格。孙宁生一遍遍鼓励:“每个人(ren)都应该有一个目标,不然就像是(shi)闭着眼睛走路,只能东摸西撞,弄不好(hao)还会跌跟头。”

小姑娘发奋努力,最终考取了曲靖市护士学校。念护校时,她(ta)又在孙宁生的(de)不断启发下,2019年考过了通过率只有3%的(de)专升本,成为一名本科生。

“没有孙老师就没有现在的(de)我(wo)!”在茨营采访的(de)日子,这是(shi)记者听到最多的(de)一句话,但在一名叫袁志芳的(de)护士口中,这句话变成了“没有他(ta)可能就没有我(wo)”。

袁志芳从小失去双亲,姐弟俩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,全家靠着外公捡拾垃圾维持生计。那时,孙宁生见惯了一贫如洗,但第一回来到袁志芳家时,还是(shi)被吓了一跳:衣物全摊在床上,还要去河里挑水喝,年迈的(de)外婆唉声叹气,孩子眼里没有神采。

“这个家岌岌可危!”孙宁生隐隐地担心。

更让孙宁生着急的(de)是(shi),初中时,性格孤僻的(de)袁志芳因受到同学欺负,曾经试图割腕自杀。孙宁生用更多的(de)爱与关心,去照亮孩子的(de)内心——冬天准备棉衣,开学时送上文具,一步步带她(ta)走出了阴霾。

初中毕业后,袁志芳进入曲靖市职教中心护理班念书,孙宁生不放心,隔三岔五装作“顺路”去看她(ta),鼓励她(ta):“好(hao)好(hao)学习,以后孙老师的(de)身体就交给你(ni)照顾了。”

“孙老师对(dui)我(wo)太好(hao)了。”袁志芳每次想到这些,眼圈就红了。如今的(de)袁志芳已经成为一名护士,弟弟也在镇上找到了工作。

这个家,终于有了笑声!

真情所依:

“播种人(ren)”孕育出希望

生活上的(de)苦,只要有奔头,孙宁生并不怕,反而甘之如饴。他(ta)最累的(de)是(shi)与“读书无用论”做斗争。他(ta)深知,只有教育,才是(shi)阻断贫穷代际传递、巩固脱贫成果的(de)根本手段。于是(shi),他(ta)把学生从田间地头里、饭店餐桌间、小卖部柜台后,一个个拉回了课堂,留在了校园。

范亮是(shi)孙宁生在南师附中任教时教过的(de)学生。他(ta)记得2016年第一次来云南看老师,孙宁生站在田里,微微弯着腰与一名干农活的(de)女生说话。范亮后来听说,女生叫于丽,已是(shi)第三次辍学,前两次都被孙老师拉回了学校。

一次,孙宁生发现于丽好(hao)几天没来上学,经打听,才知道她(ta)父亲因患肝癌去世了。他(ta)跑到女孩家里,傍晚时分,家里黑乎乎一片,找了半天才在屋后找到小姑娘。

孩子哭着说,父亲去世后继母把家里值钱的(de)东西一搬而空,除了这个漏水的(de)老屋,连灯泡都没留下。“你(ni)没有父母,还有孙老师,以后你(ni)靠读书改变命运。”在孙宁生的(de)鼓励下,于丽回到了课堂。

而这一回“失踪”,孙宁生到处找了几天,才在田里找到她(ta)。成为孤儿的(de)于丽与大伯生活在一起,她(ta)觉得与其继续花钱读书,不如做农活帮家里减轻负担。

“哪怕你(ni)要打工,也要等到初中毕业,可以有更高的(de)收入。”孙宁生找到于丽大伯家,保证孩子上学的(de)生活费由他(ta)解决。担心孩子再次“失踪”,孙宁生干脆给她(ta)买了个手机,还充了半年话费。

戴金梦同学也是(shi)被他(ta)从烧烤店拉回学校的(de)。2020年,成绩中上的(de)戴金梦多日没来学校,听说她(ta)可能在镇上的(de)烧烤店打工,孙宁生急了!

烧烤店多在晚间营业,天黑后,他(ta)乘公交车跑到镇上,一家店一家店地找,一连寻了几天,终于找到戴金梦。令孙宁生欣慰的(de)是(shi),这几天,戴金梦打工受到了“冷眼”,决定继续好(hao)好(hao)学习。

12年来,孙宁生一直坚守着一块播种希望的(de)园地——希望图书室。这是(shi)他(ta)刚到茨营中学时自己创建(jian)的(de)图书室,没有多余房间,他(ta)就用自己的(de)38000多元公积金搭建(jian)活动板房。没有图书,就联系南京他(ta)的(de)学生和爱心人(ren)士捐助,至今上架图书27000多册,仓库里还有1万多册,有文学名著、科普读物、励志书籍和教辅材料。没有书架,国外的(de)爱心人(ren)士捐来了书架……

孙宁生经常带着孩子们(men)写读书笔记,并用自己购买和社会捐助的(de)文具奖励学生。如今的(de)图书室,已从经常积雨水的(de)活动板房搬进了办公楼,教室般大小,还有一间阅读自习室。希望图书室,成为全校学生课外时间(shijian)最爱去的(de)乐园。

清贫的(de)坚守,换来的(de)并非一帆风顺。孙宁生曾在笔记本中写道:“农村贫困地区的(de)教育是(shi)个慢活,不可能立竿见影,如同播种,种子撒下去,总要过一段时间(shijian)才会生根、发芽……”

我(wo)身所安:

白云外不老青山

过去,孙宁生说自己只是(shi)“见不得穷”,教育,是(shi)从根子上改变贫穷最好(hao)的(de)方法。今天,他(ta)仍然相信,教育,能给孩子们(men)带来更加美好(hao)的(de)未来。

孙宁生知道贫穷的(de)难受滋味。小学时,父亲生了重病,家里连学费都凑不齐。插队(dui)后,学业被迫中断,他(ta)只能靠自己埋头苦读,是(shi)读书圆了大学梦,改变了他(ta)的(de)命运。

因为有这番经历,孙宁生格外珍惜教师——这个来之不易的(de)工作,总想给学生最好(hao)的(de)教育、最好(hao)的(de)关怀。

做了老师,他(ta)视(shi)学生如命,哪个孩子交不起学习费用,他(ta)悄悄地垫上;哪个孩子吃不饱饭,他(ta)默默地领回家里吃饭……用他(ta)女儿孙茜的(de)话来说,从她(ta)记事起,家里永远都是(shi)一群陌生的(de)哥哥姐姐来“蹭饭”。

然而,在学生范亮眼里,孙宁生的(de)心就像是(shi)一块无限大的(de)海绵,装进了一名又一名学生,就连他(ta)这个十多年不曾联系的(de)学生打来电话(dianhua),孙宁生都能一口报出名字!

孙宁生退休后,以“自由人(ren)”的(de)身份,在茨营中学做了三件事:资助了一批学生,挽救了一批学生,建(jian)立了希望图书室,“我(wo)见不得孩子受穷、见不得穷孩子辍学、见不得穷孩子调皮捣蛋”。

在离曲靖城20多公里的(de)茨营中学,清晨第一个到校的(de)是(shi)他(ta),夜里最后一个关灯的(de)还是(shi)他(ta)。在这里的(de)12年,他(ta),是(shi)编外辅导员,也是(shi)编外教师,12年里没有拿过学校一分钱,没有吃过学校一口饭;他(ta),在食堂偷偷地给学生的(de)饭卡里打了多少钱,自己也说不清楚;他(ta),成了学生离不开的(de)人(ren),成了他(ta)们(men)最挂念的(de)人(ren)。

8月14日的(de)午后,早已毕业的(de)学生——25岁的(de)王富兵走了1小时40分钟的(de)山路来到茨营中学,只为看一眼“孙老师”。

十几年前,还在上小学的(de)他(ta),就听说“茨营中学有个用退休工资资助学生的(de)孙老师”。进入学校后,孙老师不仅给他(ta)生活费,还鼓励他(ta)多读书。

如今,王富兵在江苏盐城某中学当地理老师,走出了大山,跳出了农门,孙老师温柔的(de)鼓励、和煦的(de)笑容,他(ta)一直记在心头,只要遇到班里家境贫困的(de)孩子,更会格外关照。“孙老师是(shi)照亮我(wo)新世界的(de)那盏灯,我(wo)也想成为一名像他(ta)那样散发温暖的(de)老师。”王富兵说。

因为有了孙宁生,大山里的(de)孩子看到了外面的(de)世界,渐渐有了梦想,以及逐梦的(de)底气和勇气。

瘦弱的(de)孙宁生,以自己的(de)人(ren)格力量,潜移默化地影响着、推动着茨营中学发生变化。曾经连续10年,茨营中学中考升学率在麒麟区排倒数第一。自2009年至今,茨营中学就跃居全区中上水平。

支教12年,孙宁生选择把家安在曲靖。至今,他(ta)依然每天都拖着瘦弱的(de)身躯,奔走在茨营中学的(de)图书室、课堂间。

有人(ren)说,教育的(de)本质是(shi)一棵树摇动着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着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着另一个灵魂,也许孙宁生的(de)使命就是(shi)守住这片青山,做那一棵树、一朵云、一个灵魂。

(本报记者 张勇 本报通讯员 王茸)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岳海鹏:百年乒乓,小球如何转动大球?

不想生不敢老?中国寻解“成长中的(de)烦恼”

伍德克:中国强劲的(de)增长模式将会持续

甘宇讲述17天自救经历:摸地上野生猕猴桃吃

最美基层民警孙益海:一条腿一根拐,撑起百姓一片祥和天

日本民众举行抗议活动 欲对(dui)安倍国葬反对(dui)到底

文旅部拟规定:网上演唱会等应先取得经营许可证

关于在联大期间“爆粗口”的(de)争议 尹锡悦终于回应了!

口腔种植体集采即将开展 多家上市公司(gongsi)(gongsi)积极回应

泽连斯基:乌克兰已从美国获得了先进的(de)防空系统

韩美首脑会谈落空、发言失礼致尹锡悦好(hao)评率下滑

赌上英国国运?特拉斯政府启动大规模减税计划

美媒:今年以来已有超22万美国人(ren)死于新冠病毒

郑艺:让人(ren)民过上更好(hao)生活是(shi)中国政府奋斗目标

只此青绿,中国“双碳”雄心背后的(de)山河梦

“想一下”就能解密?“特朗普解密法”共和党内引争议

那些失眠的(de)年轻人(ren),长期熬夜会怎样?

克宫:“部分动员期间将征召100万人(ren)”是(shi)谎言

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,孩子吃,教育的本质,人生轨迹,茨营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89人留言! 共有:689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张亿斌 说: 来生还做中国人
王鑫超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张少兹 说: 写得好,必须顶
李优璇 说: 不失为富家翁!
李丽娜 说: 坚持就是胜利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